[八卦江湖]新世纪周刊:超级女声克隆美国偶像(转载)

在《超级女声》全国一片火热之际,美国的平民选秀节目《美国偶像(Amerian Idol)》要以“侵犯原创者知识产权”的名义状告《超级女声》,而英国的系列电视节目《流行偶像(Pop Idol)》要状告《美国偶像(Amerian Idol)》侵权。文化娱乐克隆大军浩浩荡荡前赴后继,终于在这个夏天升级为国际版权纠纷。

超级女声

    虽然中国已于1992年加入《国际版权公约》,但是中国人的知识产权意识还有待加强,“拿来主义”总被格外地发扬光大,怎么能玩花样耍新鲜就怎么搞。不过话说回来,节目克隆毕竟不是盗版,克隆是学习,是效仿,是进取态度下的一种积极行动,是该被鼓励被激赏的。中国电视文娱节目的克隆毕竟还经过了本土化包装的,美国人何必那么眼热心急呢?再说美国人也绝非“偶像”类节目的原创。

    这些年,克隆国外电视节目的模式早已不算什么稀奇事,不过部分节目、偶像剧不仔细区分研究克隆对象,更不讲求克隆水准,只求快速面世占领黄金收视时间段,的确令中国这个文化大国有点尴尬。而令人欣慰的是,在众多文娱克隆遭遇本土化及中国特色等难题的时候,《超级女声》的横空出世简直是朵影视奇葩。

    其实,克隆的高级还是低端,在这里已不是个科技问题,其中的武功秘籍除了主创人员的用心和智商外,还有个眼界、判断能力的问题。

    超女 PK 美偶

    中国娱乐节目的后发优势

    无论有没有《美国偶像》之类的海外先例可供模仿,在中国电视娱乐节目的2005风云榜上,湖南卫视已经确切无误地独占鳌头,这似乎没有争议。

[八卦江湖]新世纪周刊:超级女声克隆美国偶像(转载)

    2002年《美国偶像》这档福克斯公司在英国系列电视节目《流行偶像》的基础上,经过改编推出的平民选秀节目播出后,立刻引发美国人的参与热潮。在这个节目播出期间,它成为收视率巨无霸。

    2003年的一天,《超级女声》的创办者之一夏青在某报豆腐块那么大的一栏文字中,看到了这个消息。除了惊人的收视率让夏老师愕然外,她最关注的一句话就是——这档电视节目引起了一种社会现象。如果一个节目可以与社会现象相关,那么这个节目必定有可借鉴之处。 夏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胚胎孕育的艰难

    找到合适的模板后,夏青这位湖南娱乐节目的老牌策划人就招呼众弟子,在长沙一家上岛咖啡里开始了无休止的策划会。《超级女声》经历3个月的讨论逐渐成型,从此,超女的初创人员也落了个见上岛咖啡字样就想吐的毛病。

    在这3个月里,他们分析和解构了各种同类电视节目,期望能够取其精华再创造,并把它们真正地本土化。“若是现在哪个电视制作人说《超级女声》不过如此,也就是那几样招数,我们也能做出一个八九不离十的来。我会说他们说得没错!《超级女声》的节目形式是不难学的。一个做电视的人只要和我聊过两次,就基本知道这个节目是怎么回事,该怎么做。”

    夏青说,“在策划的时候,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去参透《美国偶像》为什么可以形成一种社会现象,是哪几个特点让这个娱乐节目成为一个社会话题的,什么样的社会话题能用到我们的节目当中,而不失掉中国人原有的道德标准。”虽然大量研究后形成的模式是简单的,只要稍微理解一下就可以明晰,但是这个研究的过程是艰难的。

    记者在采访期间,遇到湖南台的一位工作人员对同行说:“现在台里对新节目新创意都是重金悬赏呢,整天都想破脑壳,要是那么容易就想出来早领钱去了,要不你再找找国外还有什么火爆的新节目,别人还没用的,给解构借鉴一下?”事实上,湖南台许多不错的栏目都是通过以上途径“解构借鉴”来的。

    本土化的成功

    《美国偶像》每场淘汰一个参赛选手,《超级女声》则是评委待定一个,观众投票待定一个,然后PK。《美国偶像》中参赛者来自全美各州,竞争进入最后12强的名额。与此不同的是,超级女声的制作方打造了符合中国特色的5个唱区进行比赛,弄得全民皆知,举国轰动。每个唱区的冠军自动进入全国总决赛,而亚军和季军则要争取进入总决赛的机会。

    《美国偶像》海选部分是截取其中精彩的段落在电视台播出,而《超级女声》则是全程播出。理由是中国人的收视习惯和外国人不同,中国人喜欢看连续剧,而国外流行周播剧,他们已形成看类似《老友记》这样周播剧的收视习惯。

    对于看惯《环珠格格》类连续剧的中国观众来说,“你给他看精选的周播海选,他是不乐意的。”所以《超级女声》的海选连续几天每天两个小时地轰炸播出,另外掺杂着从台湾综艺节目中吸取来的精华部分,从电子游戏中借来“PK”概念,使得《超级女声》博采众长,吸引到不同层次的观众⋯⋯学技巧但不学内容,这是“超女”主创人员经过长时间推敲验证才得出的结论。

    《美国偶像》的评委通常语言刻薄尖酸,刺得选手们体无完肤。“你让我听到了这个世界上最难听的声音,扫大马路去吧你!”看到、听到这些的美国观众在电视机前哈哈大笑且一笑了之,遭到“刻薄”的选手也无所谓地耸耸肩,回家洗洗睡了。但中国人的道德观点不一样,比较传统且重人情,需要更多像《艺术人生》、《超级访问》那样传达情感的电视表现手法,要戏剧化,要有冲突,但更要有情。

    从海选到总决选,超女的评委换了好几个,只有夏青评委常青,她本人是这样解释的:“本土化之后的海选准直播和决赛直播的特点让这个比赛的评委中,不得不有一位电视制作人来起到现场导演的作用,这个人就是我。”

    于是夏青出现在评委席,顶着观众们说她评论不专业的帽子,甚至被人质疑到比赛的公正性。“别人只看到我坐在评委席上,实际上我是在做现场导演。最不自然的时候,是汪涵在开场时向观众介绍我的那一刻,我知道镜头对着我,我会特别害怕。”

    “超女”和美偶最大的不同点是,人家《美国偶像》是为了选偶像,而咱们是为做一档收视率高的电视娱乐节目,顺便选出偶像。

  个性化展示不分中外

    当跑调堪比孔庆翔的黄威廉出现在《美国偶像》里,很多人觉得很搞笑。这个21岁的龅牙香港移民小伙从衣着到发型无不和比赛格格不入:身穿蓝色夏威夷衬衫和黑色西装裤,还有一个像锅盖的老土发型,他好像根本不是来参加歌唱比赛的。与此相比较,超女海选之中,从川剧院借来红色演出服,开车百公里来参赛的黄薪可是认认真真地来参加比赛的。

     黄威廉“演绎”了拉丁歌王瑞奇·马丁(Ricky Martin)的性感快歌《She Bangs》作为参赛歌曲。此君一开口,电视机前的美国人就乐翻了:他五音不全,又把马丁那诱人的臀部摇摆变成了木偶抽筋,台下口坚舌利,见多识广的3位评委似乎顿时傻眼了,然而黄威廉的人气指数却就此一路飘高。

    《超级女声》成都赛区的黄薪,虽说受过专业训练,但也屡次唱破高音,用豪迈张扬的骇人舞姿终极一曲,最后还要走了评委桌上的酸酸乳。她的表现让3位评委既惊恐又欢乐。通过这场表演,她成为了中国版的黄威廉,她在《超级女声》中的比赛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她的名字一时间走红大江南北,也拥有了大量粉丝称她为“红衣教主”。

    造星运动史无前例

    2002年来自德州、仅有20岁的Kelly Clarkson在第一届《美国偶像》选秀节目中胜出。她强劲浑厚、极具爆发力的歌声,征服了美利坚观众,首支单曲便成为当年度美国单曲销售冠军,首张专辑也在发行第一周后空降为Billboard冠军,发行三周后达金唱片销量。这位由几百万美国人,从一万名参赛者中投票选出的超级巨星,获得了比其他演艺人员更顺利的起步,并且迅速迈向了超级巨星之路。

    2004年,湖南卫视的“超级女声”首战告捷,拿下年度前三甲的安又琪、王缇、张含韵已纷纷和所属唱片公司签约,由普通女孩一夜成为明星。几个月后,安又琪在所属天娱公司的包装下出了第一张个人专辑,而张含韵等人则是转让给了其他唱片公司。

    让天娱公司没想到的是,某牛奶企业选中了张含韵做代言人,灯箱海报和频频播放的电视广告使她的风头大大地盖过了冠军安又琪。甚至张含韵也成了“超级女声”的一个代言符号—这位来自四川德阳、唱歌跑调、五官都未长开的16岁小女孩,给了2005年参加《超级女声》的选手们极大的信心,仅成都赛区报名的人数就超过4万人。

     谁都没想到,2005年的《超级女声》真像外星人来袭,优秀的选手举不胜举,在未决出最后的冠亚季军时,观众早就记住了周笔畅、李宇春、张靓颖等人的名字,且以惊人的速度建立起了FANS团。这几个平均年龄20出头的超级女生,在没有任何个人出过专辑、有过影视作品的情况下,在短短的几个月内竟成了“巨星”。

    扬名立腕惠及边角

    美国当地时间8月14日,全美青少年选择大奖的最佳真人秀奖给了《美国偶像》;去年的超女人气偶像张含韵于8月被“2005中韩电子竞技大赛”中国主办方——中国共青团委任命为该活动的中国宣传大使;为了提高人气和收视率,今年的央视中秋晚会打算邀请超女加盟助阵⋯⋯事实上,通过《超级女声》扬名立腕的已经不仅仅是参赛超女了。

    “超级女声的模式是平民选秀。例如,这个节目在每个唱区挑选31位(决赛时是35位)来自社会各个阶层的人作为‘大众评审’。他们坐在专业评审之后,直到被请到舞台上决定谁将被淘汰。

    一些大众评审为了上镜头特别打扮了一番,而另一些则看起来像刚从卫生间里跑出来的一样。至于专业评审,则是根据唱区的不同而变化,也没有像他们的美国姐妹节目一样有鲜明的性格,但是他们都成为了第二名人。”关注《超级女声》的美国主流媒体如是说。

    柯以敏自从做了《超级女声》的评委以来,并未像《美国偶像》的评委Simon Crowell那样极尽尖酸刻薄之能事。她尽量带来新意,不断地改变自己的造型为观众带来新鲜感,在对选手评点时,还用上了头天晚上写的日记。即便这样,她还是遭到了万名观众对她“尽尖酸刻薄之能事”的批判,这也间接地使她退出了评委席。

    自柯以敏退出后,所有做《超级女声》评委的人都要承受庞大观众群带来的巨大压力。对于爱戴这些“超女”的观众们来说,这些评委不仅不能尖酸刻薄地挑剔选手,即使说赞美的话也要说得漂亮真诚,每次还得换新鲜花样,以免观众“因不耐烦而发飙”。

    “评委真不是人做的事情!”从开始坚持到最后的“超女评委”黑楠如是说。在巨大压力下,无论黑楠这位并不知名的音乐制作人,还是夏青这位资深的幕后高手,都像明星一样走到台前为公众所知。

  新蘑菇云现象

    前无古人,后也不易有来者。今年这一浪《超级女声》所呈现的巨大娱乐商机以及由此带来的巨大娱乐效益,都可以作为案例记载在娱乐节目的历史里。音乐人高晓松把今天的“超女”现象称为外星人来访地球。的确,“超女”像一枚原子弹一样打在2005年夏天的上空,除了卷走千万观众的笑与泪,还卷走了千万观众的短信费。

    “超级女声”原子弹爆炸所产生的蘑菇云现象到了2005年改良升级后,威力更是不同凡响,这也是湖南台和天娱公司都没有料到的。说到其中的短信主力就不能不提中性的李宇春和她的“玉米”们。

    8月19日“超级女声”5进3的比赛中,李宇春获得了180多万票的短信支持。如果说在街上多走10步就能听见有人讨论超级女声的话,那么在谈论超级女声之处,回头一看定是一片“玉米”地。

    北京的王府井、西单成了“玉米”们组织拉票活动的据点。更有“玉米”们走进住宅小区,挨家挨户地为自己的偶像拉票。因为受一位手机用户每月只能投票15次的限制,疯狂的“玉米”们更是抢遍了身边亲朋好友们的手机发短信投票。而至今,没有任何一个大腕明星享受过如此待遇。

    “何洁的眼神是看谁就可以电倒谁,而李宇春一上来就可以电倒一大片。”超级女声评委科尔沁夫说。无可否认,在很大程度上,“玉米”们对李宇春的感情的确很微妙,这甚至已经无关“超女”这个唱歌比赛。李宇春以她的独特外型,加上纯真无邪的笑容和不加修饰的现场表现,恰好击中了“玉米”的软肋。这无疑是值得研究的社会现象。

    据调查:“玉米”成员大多数都是成年女性,以白领上班族居多,绝大多数是成熟的、受过良好教育的女性。记者在长沙采访时遇到前去助威的“玉米”,她们中很多人请了假或是提前休年假,而且是生平第一次放纵自己的行为,去做一件几十年来都没有做过的疯狂的事。

   作者: 晕倒再爬起来 2005-9-1 14:01   回复此发言

  4 新世纪周刊:超级女声克隆美国偶像

    这种现象也引起了许多心理学和社会学专家的兴趣。“玉米”们疯狂的同时,也让许多男性感到恐慌,连连追问: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一种女性新审美意识的重新塑造,希望能推动中国男性对自己的全面再建设运动。再者,给9月就要呼啸而来的“超级男声”以更多的期待。

    在许多人一厢情愿地把自己的想象期望以及不满归结到这个今年才21岁的女孩身上时,有人造神,有人圆梦。在参加“超级女声”之前只在学校小有名气的李宇春也实现了自己的舞台梦想。

    全民“粉丝”与想告就告

    在“超级女声”的FANS团队里,有着大批文娱从业人员,虽阅人无数,但仍无法抵挡“超女”的吸引力。在大众都疯狂追“超女”时,部分明星也加入到轰轰烈烈的“追女”队伍中。徐静蕾喜欢纪敏佳、黄健翔喜欢张靓颖⋯⋯在5进3决赛的那个晚上,记者发短信给一些明星朋友,企图拉人支持自己的“超女”,而得到的回馈中除了同意,还有这样的回复:对不起,我是盒饭。还有人说:我可以支持你的某某,但要保留我对某某某的喜爱!

    喜爱“超女”的人们分为“玉米”“笔迷”“凉粉”“盒饭”等不同的派系,也折射出社会人群的不同心理类型。这种全民娱乐行动,使“超级女声”演变成这个夏天人们的日常生活,期待周末电视娱乐饕餮大餐的劲头,比当年每周六等着看只播一集的《西游记》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如今跟人搭讪聊天说超女是最好的话题。“你喜欢谁?”代替了“你是什么星座血型?”这样可以更容易地判断一个人是否与自己有共鸣。

    当多数人在“超女”赛事接近尾声时,才明白比赛规则与大众投票的关系——这完全是给成千上万的人一个一起玩大游戏的机会。没错,就是这样。

    可是美国人认为中国人不按牌理出牌,要对“超女”“剽窃”一事讨个国际说法。但在很多中国人看来美国人是眼红“超女”了。再说你想告就告吧,可究竟是模仿、学习还是剽窃,就不好说了,更何况美国人还是学人家英国人的!

    “海选、评委点评、票选上的相似,很难成为‘超女’侵权的‘证据’。”北京贝格律师事务所的刘芳律师这样说。“形式往往是共有的,而内容才是特有的。”上海东方卫视资深节目制作人孙先生如是说。而“超女”特有的中国化内容——温情催泪,估计是《美国偶像》所不擅长的。

    一直关注“超女”的《巴尔的摩太阳报》记者艾普斯坦曾对中国媒体表示过:《超级女声》和《美国偶像》的相似之处是,都是面向普通人的流行歌唱比赛,由专业评审给出评语,观众用短信或电话投票;不同之处是,《美国偶像》男女均可参加,而且获胜者自动获得一份演唱合约作为奖赏。另外美国节目中没有给垫底的两人投票、淘汰掉其中一人的31位或35位“大众评审”。美国的节目也没有比赛当中的两人或多人合唱,始终都是独唱的。

    运作不到两年的《超级女声》不仅引爆了文娱克隆的国际官司,更使得老百姓停止了不断折磨遥控器的举动,找到了可以收看的频道。可是《超级女声》这个游戏可以持续多久?天娱公司是否可以让超女继续在舞台上吸引大家的眼球?这些女孩子们以后的路会怎样?这些又成了全民担忧的话题。

标签: 超级女声 新世纪 美国 克隆 周刊

作者头像
admin创始人

上一篇:赈灾歌曲终极大盘点——十大原创歌曲总排名
下一篇:[超级女声]超级女生克隆美国偶像(转载)

发表评论